平顶山工程机械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> 工程机械厂家

三部委启动城市绿色货运配送示范工程[推荐]

发布时间:2022年12月10日    点击:[3]人次

“国家有关部门从绿色环保的角度鼓励城市配送发展,而且由三个主要部门共同参与,很值得关注。”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戴定一说。

交通运输部、公安部、商务部联合近日发布《关于组织开展城市绿色货运配送示范工程的通知》(简称《通知》),并强调通过开展城市绿色货运配送示范工程建设,推动城市货运配送绿色高效发展,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。

近年来,国家有关部门多次发文支持新能源物流车的推广应用,并给予各种政策扶持,此次《通知》以示范工程的方式优化城市配送车便利通行政策,推广应用新能源城市配送车,无疑更具有现实意义。这也意味着,借助示范工程的东风,新能源城市配送车的推广将再次迎来利好。

启动示范工程破解城市物流配送难题

《通知》提出,开展城市绿色货运配送示范工程建设,是支撑国家新型城镇化战略实施的重要举措,也是防治大气污染和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的客观要求,有利于促进物流降本增效、破解城市物流配送中出现的难题。

“目前城市都在进行改建、改造,很多地方都限行、禁停、禁放,而导致城市配送难题不断。”圆通物流公司运营规划高级总监王勇接受《中国汽车报》采访时表示,根据《通知》内容,示范工程整合各方物流资源,优化城市配送车便利通行政策,实现城际干线运输和城市末端配送的有机衔接,形成集约高效的城市物流配送组织链条,对于提升流通效率促进节能减排有重要意义。

那么,示范工程将如何展开?《通知》提出,统筹规划建设城市货运配送节点络,优化城市末端共同配送节点络,完善城市配送车辆便利通行政策,加快标准化新能源城市货运配送车辆推广应用,推进城市货运配送全链条信息交互共享,引导和鼓励城市货运配送组织模式创新。

戴定一表示,从全国主要城市物流状况来看,都存在类似的矛盾:一是需求方,如商业配送和快递;二是供给方,即物流配送企业;三是政府代表的公共利益方,如污染、安全、拥堵等,需要依靠政府的监管。“尽管每座城市的侧重点不尽相同,但焦点是如何制定一个均衡三方利益的机制,而这些可以由商务部、交通运输部和公安部进行协商均衡。”戴定一说。

获政策支持新能源车接受度渐增

《通知》还提出示范工程结束后的目标,即更新一批标准化、专业化、环保型运输与物流装备,新能源和清洁能源车占营运载货汽车比重大幅提升。

“对于新能源城市物流配送车目前的保有量,我们暂时没有具体数据,但从企业各大点来看,大家对这类车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。”王勇表示,国家有关部门在政策、路权、管理等方面支持新能源汽车的发展,使得用户购买新能源城市配送车的需求逐渐增大,对政策的响应速度也比较快。

京东物流(西南区)运输管理部副经理朱勇则强调,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新能源车辆在四川地区推广,至今已有两年。“政府首先大力扶持生产企业,其次给予运营企业和新能源车辆使用者政策支持,采取不限号不限行的方式,鼓励大家使用新能源配送车;再则,从整个新能源物流车的推广战略来看,政府还制定了替代燃油物流车的计划。”朱勇说。

“以前故障率比较高,续驶能力也有限,使用过程中经常出现各种问题,充电也不够便利。”王勇强调,随着新能源城市配送车推广的深入,通过市场反馈和企业不断改进,车辆的产品成熟度也不断提高。同时,配套设施也逐渐完善,特别是在一线和省会城市,相应的配套设施建设速度非常快,“以前被诟病的充电等问题,已有所改善。”

《通知》提出,推动示范城市制定符合国家标准、体现各地实际发展情况的城市配送车选型技术指南,进一步加强对城市配送车安全、环保等方面的技术管理,推动城市配送车的标准化、专业化发展。加大对新能源城市配送车的推广力度,加强政策支持并给予通行便利,健全完善加补气、充电等基础设施建设,引导支持城市配送车辆清洁化发展。

示范工程运行车辆管理措施需跟进

“新能源城市配送物流车的需求量很大。”苏州绿控传动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洪思明表示,城市配送车的市场空间由我国城市和物流市场结构决定,只要与我国生产、生活物资相关的运输,都需要物流车辆参与,因此各个物流运输环节用车需求非常大。

那么,什么样的新能源配送车更符合城市货运需求?朱勇认为,大型的新能源城市配送车还比较稀缺。“目前我们使用最广泛的就是4.2米车型,5.8米以上的车型还非常少。”解决城市物流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标准化物流车还处于缺失状态。“现在使用的电动三轮车,其实不符合法律规定,但目前我们还没有更适合的替代车辆。”朱勇说。

“现在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新能源货运车辆更换牌照正处于过渡期,大部分新能源城市配送车还使用普通车牌,在限行执法过程中普遍一刀切,严重影响了企业正常运营。”朱勇进一步表示,由于管理措施不完善,在执行过程中出现问题,即使企业采购新能源城市配送车,也不能享受到应有的政策。

“我们采购了100辆新能源城市物流车,从换牌政策出台到现在,才完成11辆的更换,我们现在非常着急。”对此,朱勇深感忧虑。他表示,由于交管部门和公安部门没有形成信息互通,导致企业经常进入燃油车限行区域而被处罚。“受到处罚后,我们无法通过年审,严重影响车辆的正常调度,也对后续的运营带来影响。”

戴定一表示,车辆的技术性能、配套服务体系建设等,都是影响新能源城市配送车推广的重要因素,也是影响用户经济效益的主要因素。“政策应从提高最终用户的收益入手,促进技术进步,降低使用成本。”戴定一说。

鹏程实验室网络部

皖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

暨南大学辅导员编制